中国入世20年带来什么启示?专家这样说

币游国际网

2021-05-25

【】  全球化智库(CCG)日前举办了以“世贸组织的改革前景与中国角色”为主题的研讨会,与会嘉宾回顾了中国入世的20年,探讨了WTO改革的发展及中国在其中发挥的角色,并探索了WTO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未来,以期推动多边贸易体制和经济全球化的发展。

  国务院参事、CCG主任王辉耀在致辞中表示,中国加入WTO是中国对外开放和世界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里程碑。 中国将会在WTO改革和发展中发挥越来越积极的作用。   CCG主席、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入世谈判首席代表龙永图在主旨演讲中指出,入世20年,中国有很多道理、经验值得总结,很多精神值得发扬,还有很多行动需要去实践。

他提出,入世对中国改革开放来说有两个重大突破,其一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开始发展市场经济。 其二是承诺向全球开放市场。

中国的市场开放须按照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水平、发展阶段、承受能力来进行。

中国成功入世,是一个双赢、多赢,对世界都有利的结果。 中国入世改变了全球多边贸易的格局,改变了全球贸易的重大方向,应该说其结果有利于全世界人民。

美国也是中国入世很大的受益者之一。

  WTO前副总干事易小准在主旨演讲中以多边的视角回顾了中国入世的20年。

他以数据说明中国入世对世界经济做出的重大贡献:在过去20年里,世界货物贸易总额将近翻了一番,中国货物出口增长了7倍多。 与此同时,中国进口总额也增长了近6倍。

中国的进口2020年已占到世界货物贸易进口总额的12%,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 在服务贸易方面,中国的出口总额占世界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比例,从2005年的3%增至2020年的6%,翻了一番;而进口的增长更加迅猛,从2005年占世界服务贸易进口总额的%增加到2020年的8%。

  易小准表示,在WTO改革进程中,中国有能力发挥更加进取的、独特的作用。

中方牵头发起创新的讨论和谈判的方式,比如主动提出在WTO中开启投资便利化议题的“诸边讨论”模式,被其他许多国家效仿,开启了电子商务谈判、服务贸易的国内规制谈判、中小微企业的谈判等。

中国如何才能建设性地利用好自身在WTO里面的地位和分量,来推动多边贸易体制继续沿着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轨道上往前走,而不是滑向贸易保护主义,是政府、企业和学界都共同面临的全新课题。   与会嘉宾还探讨了WTO改革及其中国在其中扮演的作用等问题。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世贸组织研究会副会长薛荣久表示,入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里程碑,对中国跨越式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作用,“由于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我们中国改革开放走回头路不行了,所以必须坚持走下去。 ”他建议,反对不符合世贸组织的贸易保护主义;二、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可适当主动提出不享受WTO中发展中国家的待遇,这样中国可能成为发达国家成员和发展中国家成员谈判的中介;三、针对贸易中遇到的反制问题,应将政府和国会放在第一位,并针对这些问题加深对规律的认识,推动WTO的发展。

  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政策研究室前主任柴海涛提出,从中国入世的20年来看,规则的对接和开放对中国来说是成功的,所以未来通过制度性的开放来构建一个更加系统的、全局性的、制度性的新开放格局,对中国至关重要。   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前副司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前研究员李罗莎指出,当前WTO的改革从具体的规则完善到多哈回合贸易谈判等都没有落实,她表示,尽管贸易自由加快了资源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促进了世界经济的繁荣,但也导致两极分化日益严重和贫富差距日益扩大。 要应对这些挑战,就要从根本上改革WTO。

李罗莎建议,WTO改革应该把“发展”写进宗旨里,即WTO的核心应从全球贸易治理转变为关于人类发展的全球治理,把今后贸易规则在各个国家里最能充分地体现人类发展的目标作为衡量的最高标准,而不是市场准入。 此外,李罗莎提出,WTO的改革也应顺利历史潮流,将区域贸易协定的高标准贸易投资规则吸纳到改革中。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永认为,关于WTO的改革需要关注三个问题:一、未来的改革能不能用打破规则来改革规则?二、新规则能不能实现真正的非歧视?三、改革目标是满足某些国家的要求还是兼顾所有成员的要求,体现包容性、有效性和权威性?他表示,中国积极考虑加入CPTPP,是认同其追求的高标准和中国的改革方向是一致的,且在标准的关联性和差距上有过现实性、可行性、前瞻性等角度的考量。

  戴尔大中华区政府事务副总裁周兵表示,跨国公司也是全球化和中国入世的最大受益者,在下一步WTO改革过程中,戴尔这样的跨国公司也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跨国公司可以更多地参加中国WTO研究会的工作,在下一步全球化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