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急难愁盼”当好法律“贴心人”

币游国际网

2021-07-03

6月3日,在成都天府新区法院(四川自贸区法院),一场庭审刚刚结束。

与以往庭审不同的是,在本次庭审的法庭上只有法官、书记员和两块大屏幕,不见原被告双方及其代理律师。

原来,当天是天府新区法院移动智慧法庭——“天府智法院·e法亭”正式投入使用后首次运用于庭审。 有了“天府智法院·e法亭”后,原被告双方以及代理律师通过网络就可以完成庭审。 “移动智慧法庭为我们节省了来回奔波的时间,很方便。 ”庭审结束后,原告代理律师这样评价。

在线庭审、在线立案、在线送达只是全省法院推进司法便民服务的一个缩影。 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启动以来,全省各级212个法院深入开展“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当好法律“贴心人”,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多方力量参与调解以非诉讼的方式将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近日,泸州市叙永县麻城镇突降大雨,导致该镇未施工完毕的污水处理厂污水上涨。

连日上涨的污水,将柏香村三社村民张某家的玉米地淹没。 面对突然状况,张某向“石榴籽”调解工作室调解员、麻城镇综治中心主任张本洪反映,要求及时解决该紧急情况。

张本洪通过现场查勘、走访调查、调解,最终各方达成一致意见:由镇政府负责疏通河道,由建设污水处理厂的施工方负责疏通管道。

第二日,疏通排危施工便基本完成。 “石榴籽”调解工作室由专业少数民族法官和各村乡贤、村干部共同组成,用“调解+释法”将少数民族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一线。

“一些家长里短的纠纷,很多都不是非要对簿公堂的大事,调解员调解好了,群众心中积下的‘疙瘩’放下了,才能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叙永县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夏传强说。

目前,省法院已经部署在全省推广建设“石榴籽”调解室,进一步健全完善适合民族地区的多元化解纠纷机制,并利用人民调解平台、微法院、云庭审、微信视频开展调解工作,深入推进诉源治理与多元解纷。 为群众服务不仅仅体现在机制上,还表现在部门设置上。 “拖了400多天,通过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协调中心,开发商欠我们的违约金终于要回来了……”6月3日上午10点,刚刚在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拿到司法调解确认书的宜宾市江安县南屏花园小区居民卢阳(化名)难掩兴奋。

一年半以前,卢阳和其他30多名业主委托开发商办产权证。

但过了约定时间,开发商并没有为业主办理产权证,并由此产生违约金。 当天,通过法院的调解,开发商当场同意支付欠业主的17000多元违约金。 卢阳告诉记者,在调解过程中,他感觉最方便的是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协调中心、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在同一场所,“调解完了就可以到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现场进行确认,很方便,也保护了我们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相关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5月,全省法院都已建成诉讼服务中心,共设置诉讼服务站878个,诉讼服务点2289个;仅2021年第一季度,全省法院就调解案件万件。

“红黑榜”动态督促让每一个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感谢你们,时隔8年,没有想到这笔钱还能要回来……”6月1日,雅安市石棉县新棉街道顺河村村民张继明专门给石棉县法院执行庭执行员李中贵打来感谢电话。 2013年,张继明与李某因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诉至石棉县人民法院,李某未在约定时间内履行赔偿义务,张继明申请强制执行。

因李某无劳动能力和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一直无法执结。

在今年清理积案的行动中,石棉县法院执行局将此案列为重点化解案件并恢复执行。

最终,双方达成由李某的女婿一次性偿还张继明万元欠款的协议。 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开展以来,省法院切实解决长期以来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拖延和积压问题。 从1月起,省法院按月以“红黑榜通报”的形式通报各中院及辖区法院未结案件清理工作开展情况。

“对于长期未结案件、化解进展缓慢的法院,我们还发送函询并督查。 ”省法院审管办副主任邱素芳告诉记者,今年前3月,全省法院结案280374件,同比增加%。

此外,省法院发布《关于全省法院贯彻落实判后答疑制度的工作方案》,要求各级法院通过建立工作台账、细化判后答疑工作机制实施细则的措施,不断提升当事人对法院判决的认同感。

相关统计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省法院判后答疑案件受理数为892件,其中刚性答疑案件有391件;倡导性答疑案件有501件。 从服判息诉情况看,今年一季度,全省法院一审服判息诉率同比提升个百分点。

“下一步,我们还将抓好全省政法系统的‘政法为民十大行动’,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省高院相关负责人说。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张庭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