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民俗文化:华而不佻 醇而不俚

币游国际网

2021-07-02

民风淳厚,有悠久的历史,“华而不佻”、“醇而不俚”是南京民俗的本质。 南京向为文化之邦,文化融进民俗;民俗又丰富了文化,南京的民俗娱乐中充溢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民间传统娱乐舞龙灯,区的跳“五猖”、花台会、打水浒,的打社火,的大鼓,的手狮舞、玩石担、的玩飞镗等,看似朴拙,却是深深扎根于民族沃土之中带露的奇葩,而深受群众喜爱。

南京的传统习俗则有爬城头(踏)、食乌饭,跳五猖、长芦龙灯(高淳)、金陵灯会等。

春节以前称元旦,俗称过年。 南京人过年要洒扫庭除,张灯结彩,穿新衣,戴新帽,贴春联,放鞭炮。 南京人过年大门上贴春联或门神,还有文人雅士在大门贴一幅画鸡,取“鸡日相长”之意。

这是他处所没有的。 初一早上必饮屠苏酒。

宋朝王安石三度以宰相之身知江宁府,在诗中咏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此俗始于南朝,千百年来,南京人一直饮用,而且形成一套规制:日升之时,面向“自少至长次第饮之”。 年少的先饮,年长的后饮,取旭日东升,蒸蒸日上之意。 上午起,亲友至拜新年。 在客人到来时,双手合揖,并以茶点相待。 还献二枚蛋,称“进元宝”。 现在人们过年相见,互祝“恭喜发财”,并敬递茶烟,以时尚糕点相待。

元宵灯会正月十五是农历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称元夜,夜与宵同义,便称元宵。 元宵节最初由祭祀而起,渐演为隆重热烈异彩纷呈的娱乐节庆。 古时为一日,唐代为十六至十八,三日;宋代为十四至十八,五日;明代朱元璋在南京做皇帝,把元宵节一下为十日,即初八至十七,十八落灯。 食品也由食豆粥,改为品尝元宵(汤圆),南京有“上灯元宵,落灯面”之俗。 明清两代,南京元宵灯会,有玩龙灯和挂纱灯之俗。

玩龙灯不但老百姓玩,军人也玩,长度也为他处所不及,短的十余丈,长的百余节,玩起来多则上百人。 纱灯有楮练纱帛,而且有名人在上面作画,愈是高手价值愈高。 商家届时也在店前举办猜灯谜活动,吸引众多游客,猜中者即奖所售物品。

有一种由南京人首创的“走马灯”,外罩灯笼,内点蜡烛,利用空气热胀上升的原理,带动灯面转动,灯面上画着各种姿势的骏马疾驰,宛如万马奔腾。 英国学者李约瑟称之为中国古代人的一项发明。

龙灯气势磅礴,纱灯精美绝伦,五光十色,争辉,引得长居逗客倾城出,欢歌笑语动地来,“银烛影中明月下,相逢俱是踏灯人”。 近几十年来,元宵灯会越办越红火,利用新工艺、新材料,声光电控,五花八门,维妙维肖,斑斓夺目。

灯会自春节起,为期一月。 期间,每天吸引四方游客达二三十万人之多。 清明踏青清明节自古以来由于注入扫墓祭祖的习俗,受到历代朝廷和民间的重视。

民间届时上坟祭扫、祭洒、烧纸、挖盖坟帽、插柳以表达慎修追远的情思。 并带茶点到看坟地者门上看望,看坟者亦留食茶饭,互称“坟亲家”。

此时正值春光明媚,男女藉以到郊外牛、台、梅“携酒游山,谓之踏青”。 有谚云“春牛首”。

近年牛首山又经修葺增设景点,并与附近新开发的将军山联成一线,成为游人观赏郊野自然风光的绝佳之处。

此外,城南、东郊梅花山也是游人常到之处。 近十多年来,梅花山造万亩梅园,还举办国际梅花节。 每到春晖融融,万花争放,云蒸霞蔚,暗香浮动,男女毗肩接踵,陶醉在香雪海之中而留连忘返。 端午节游夏历五月初五叫端午,又称端阳。 这一天,南京人最喜吃粽子、绿豆糕,以及食“炒五毒”(用银鱼、虾米、茭菜、韭菜、黑干杂炒)、苋菜和雄黄豆,饮雄黄菖蒲酒,以求免灾。 用经过曝晒的水洗眼,谓之“破火眼”,说可免一年眼疾。 还用菖蒲、艾叶蘸水洒地而后插门楣,用以“禳灾”。 悬挂钟馗图像及方士刻印的五毒(蟾蜍、毒蛇、蝎子、蜈蚣、壁虎)形图,“驱鬼避邪”。

儿童颈项挂五色丝络,络中装咸鸭蛋;臂系五色丝挽成的丝绦,叫“长命缕”,穿虎头鞋,背虎头披,用雄黄酒在额上画王字。 妇女鬓也插五彩老虎花。

午饭后,全家人去夫子庙观看龙舟竞渡。

金陵龙舟向有“三帮”,有河帮、江帮、木帮,龙舟之多,规模之大,别处也不多见。

各船均饰以彩筝;有少儿扮戏中人物在上作种种游戏。

当舟过之时,河岸人家掷银角、铜钱或放鹅鸭,为龙舟竞取之以为乐,谓之“夺标”。

岸边男女蚁集,罗绮如云,金鼓齐鸣,欢声雷动。

富庶人家还事先订租游船,泛舟览胜。 秦淮游船自唐朝兴起,明清直至民国前期为盛。

画船箫鼓,桨声灯影是秦淮河上一道斑斓夺目的亮丽风光。

这在顾起元《客座赘语》、孔尚任《桃花扇》和余怀《板桥杂记》中均有生动记述。

近20多年来,秦淮河又进行了大力整治,定期换水,增添画舫,景色宜人。

入夜,秦淮两岸万家灯火,五光十色,流光溢彩。 游人置身游船中,船在景中过,人在画中行,自有别样情趣。 圆月摸秋八月十五中秋节,又称八月节。 此夜,天上月圆,人间圆月,即使身在外地也要赶回家团聚。

南京人喜合家赏月,叫“庆团圆”,团坐聚饮称“圆月”,出游街市,称“走月”。

明初,有、玩月桥,清代狮子山下有朝月楼,皆为游人赏月之所,而以游玩月桥为最盛。

玩月桥在夫子庙秦淮,为旧院所在地。 桥旁为名妓马湘兰宅第。 是夜士子聚集桥头笙箫弹唱,对月赋诗,故称此桥为玩月桥。

明亡后,遂渐衰落,后人有诗云:“风流南曲已烟销,剩得西风长板桥,却忆玉人桥上坐,月明相对教吹箫。 ”长板桥,即原玩月桥。 清以下,赏月之风仍盛,人们祭月,陈列鲜果、月饼,燃放斗香(扎香如塔式,上加纸斗,叫斗香),讲《嫦娥奔月》故事,然后分食月饼。

月饼以瓜埠“赖月”,民国时期以“金陵套饼”为上乘。

此夜,南京女子有摸秋之俗,到茉莉园“摸”(以摸“偷”瓜果取乐)得瓜豆者宜男,此游戏盛传颇久。 近20年来,人们又重视中秋节,登台城赏月,或去、夫子庙秦淮河划船赏月。

自购或单位赠发月饼颇为盛行,圆月之夜情意融融。 重阳登高会夏历九月初九日,因月日皆为阳数,故称重阳。

历史上建康(今南京)人在这一天都外出登高,形成“登高会”。 此俗源于一个古怪离奇的避邪传说,南朝梁人吴均写的《续齐谐记》中有详述。 从魏晋南北朝及至明清,建康重阳风俗犹盛。 当时居城南登雨花台,城中登北极阁,登幕,尤以幕府山为最著。 此山汉时建有一亭,晋元帝渡江传说“马化为龙”,遂命此亭为“化”;山侧有梁达摩古洞,游者甚众,形成“幕府登高”之俗。

清嘉庆十年(1805),由胡兰川太守(江宁知府)等府县官员和社会知名人士发起,有制军、抚军主其事在山上建“楼”,长夜明灯,既为导航,又可观览胜景,被远近百姓誉为善事。

重阳节,南京人喜食重阳糕,“或粉或面为之,又用面裹肉炊之,称骆驼蹄”,饮菊酒,赏菊花,制重阳旗赏给儿女,如此日嫁女必送旗及时鲜盒,谓“重阳节盒”。 如今人们逢重阳也欣然登高,但不为避邪,而是欣赏祖国壮丽河山及建设新貌,惬意之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