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盈盈:“大”写的母亲

币游国际网

2021-05-16

  一、出走  1966年  中国一头扎进寒冷的冬天  20岁的你搭上卡车  也许要辗转一整天  临走时东溪河的波光如丝线  脚下一片一片  是无人相送的青石板  倔强的你不回头  没有第一次离开家的恐惧  尽是独自出走的喜悦感  你曾光脚踏过冬天的泥浆踩着夏天的滚烫  你曾下着大雪也只能贴身穿一件单薄的衣衫  你曾为了3块钱学费徒步40里山路去找爸爸要钱  你曾为了卖点瓜子花生贴补家用被人满大街驱赶  而你觉得命运的苦,不仅饥饿与贫寒  是17岁的你哪怕成绩斐然  却只能仰望学校屋顶的瓦片  是外公无力养家,也无心改变  是不懂得贫家也有天伦之乐  时时对弱小的妻儿拳脚相向、充满抱怨。   外婆生儿育女却卑微入骨  她大字不识一生平凡  从来没有想象过月亮的另一面  你想走出这延绵的大山  你想破这命运的怪圈  你要去寻找一个崭新的人世间  二、苦难  1981年  你遇见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以为趟过了苦难的河流、走向幸福的彼岸  日子朴素,儿女双全  生活就像平静的湖水,  表面波光荡漾,实则暗藏凶险  情绪的波动血光的飞溅幸福的搁浅……  但意志的坍塌从来不因命运的挑战  想起出走时,你曾告诉自己  永远不要放弃黑暗中也会闪闪发光的信念  疼痛时,你想着笨拙的儿子还等我给作业签字  难过时,你想起漂亮的女儿还在等着新衣服穿  你擦去眼泪  用受伤的手去对抗拿稳钢笔的难  你在作业本上一笔一画写下“大”名  你踩下缝纫机、缠起毛线团  一晨一昏、一针一线  开始期待哭也是过,笑也是过的明天  那一年  你听完了四季颂歌、走遍了万里河山  你穿过上海的弄堂、撑起苏杭的烟雨  你痴恋北京的故宫红、沉醉青岛的深海蓝  命运总是在尘埃里开出一朵叫“希望”的花  让人们不屈不挠,且败且战  三、圆满  2021年  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  关于这个世界正在一天一天变好  你坚信不移  却总是听见有人歇斯底里的争辩  你有时也希望他们可以坐上时光机  退回10年、20年、30年  看看中国的改变  常常躲在阴影里,  会成为阴影、爱上黑暗  习惯了指责与抱怨  也许会成为那个年迈后出走的外公  哪怕儿女成群却灵魂孤单  只有披戴太阳的光芒  才能驱走阴霾,尝到生活赐予的甜  你75岁,依然是祖国忠诚的女儿  你隐于青山白云世外桃源  你在祖国的怀抱里知足长乐、安渡晚年  常常会想起半个多世纪前的那次出走  不走出去,眼前就是世界  走出去,世界就在眼前  努力活过的人会更加热爱生命  大声笑过的人会收获阳光灿烂  只有真正经历过贫穷、挫折、苦难  独自穿越了黎明前的黑暗  才会懂得滴水相报、结草衔环  拥有不是幸福  感恩才是真正的圆满  注:母亲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 家境贫苦的她经历过新中国的成长,总是对祖国与中国共产党充满了感激与感恩之心。

她曾遭遇过严重的工伤,一度生活都难以自理,但她从未抱怨,而是不断练习用残缺的手指给我们打毛衣、做新衣服。 那个年代,她没有得过国家一分钱补偿,但却仍然相信我们的国家一天天在变好,相信只有懂得珍惜当下,懂得感恩拥有,才是人生的圆满。 她的名字里有一个“大”字。

在我心目中,她就是一个大写的母亲。   (刘盈盈江北民进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